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 正文

历史话语权的定义,什么是公众史学?

网络整理 2019-06-17 17:33

直到10年前,国内许多历史学者仍然对公众史学感到陌生。根据中国知网统计,1980—2010年,国内学术期刊发表的关于“公众史学”或“公共史学”的文章大概不超过10篇,而在2010—2018年,这一主题的文章至少有112篇。与此同时,自2013年起,几乎每年都有关于公众史学的学术研讨会和师资培训班在国内举行,公众史学课程开始进入大学课堂,专门的研究中心得以成立,仅2018年一年就有两份专注于公共史学研究的学术辑刊——浙江大学的《公众史学》和中国人民大学的《中国公共史学集刊》——在国内出版。这样的“公众史学热”在1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现代公众史学,即公众史学作为一门学科或一个研究领域,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在过去的近半个世纪里,公众史学的发展大致遵循两种模式。

一 美国模式

1970年代,美国史学界出现所谓的职业危机,即传统历史学博士毕业后没有在大学里谋求教职的机会,从而离开学术界,对美国高校尤其是州立大学的历史高等教育资源造成极大的浪费。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罗伯特·凯利(Robert Kelley)和韦斯理·约翰逊 (Wesley Johnson) 两位历史学教授试图扩大历史系毕业生的就业渠道,他们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下,于1976年开始了公众史学研究生项目的尝试。这一项目的课程包括传统历史学和公众史学的专业研讨课,要求学生针对政府机构、公司、企业、社区等领域进行“任务导向型”研究。除此之外,学生还需要进行为期3—6个月的带薪实习,以培养公众史学家所需的包括创新进取、团队合作、批判性思维等一系列基本素质。参加这个实验项目的九名学生在毕业后都顺利地进入相关领域就业。公众史学也随之进入美国历史学界的讨论范畴。

不过,历史学家在学院之外从业远远早于1970年代的职业危机。早在1916年,美国农业部就设立了历史办公室。1930年代,不少历史学家已经在工作进度管理局(Work Progress Administration)就业,对全国历史文献进行调研,撰写本地和本州的历史。自1933年起,不少历史学者参与美国国家公园局(National Park Service)的历史遗址解释保护工作。1934年,美国国家档案局(National Archives)成立, 并在1936年成立美国档案学家协会(Society for American Archivists);至1970年代,档案学在美国已经成熟,不仅有日益扩大的国家和地区的职业网络,还建立了相关职业标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很多历史学者成为战略决策部门的智囊分析师,同时有人开始将口述历史的技能用于战争记录和分析。在历史保护方面,美国历史保护信托基金会(National Trust for Historic Preservation)于1949年成立,并于1966年通过了《联邦历史保护法案》(National Preservation Act)。

历史话语权的定义,什么是公众史学?


早在1920年代,詹姆斯·哈维·鲁滨逊(James Harvey Robinson)等“新史学”家们的作品中已经显示出公众史学的理念,他们力图准确解释历史的有用性。这一观念也反映在卡尔·贝克(Carl Becker)的主张——即“每一个普通人都是能人”,都知晓并会利用历史——以及他的后续观察中,即,如果学者不根据社会需要去调整深奥的知识,他们所做的也仅仅是培养一种无趣的专业优越感,因为如果历史只存在于无人阅读的书籍中,它对现实世界就毫无作用可言。在早期社会史家露西·梅纳德·萨蒙(Lucy Maynard Salmon)的作品中,她通过写作和教学展现出,从大部分普通物品中也可以发掘很多有趣且富有意义的过去与现在之间的联系。1960年代,新社会史学(new social history)蓬勃发展,这与美国一系列挑战权威与正统秩序的运动密切相关。历史学开始倡导更具包容性的历史解释,主张将女权主义历史、少数族裔史、非裔美国史、新文化史等纳入史学研究,史学研究渐渐由上至下,回归公众领域。一方面,公众拒绝曲高和寡的学院派历史,另一方面又对与现实或自身相关的历史充满极大的热情。这似乎回应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即在一定的社会权力结构中,人民创造他们自己的历史,又与卡尔·贝克的“人人都是他自己的历史学家”殊途同归:“人民总是从自己的历史观来解释过去、现实与未来。因此,公众史学家的主要职责在于发掘这种潜藏的历史感知,帮助公众发现他们自己的历史,并协助他们理解在认知历史和创造历史的进程中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这样,历史学家和公众才能携手参与历史的书写,才能从不同维度重新定义历史话语权。”